看点网
导航

看点网 > 资讯 > 热点 > 正文

山东销毁毒大葱 这是怎么回事?

  来源:看点网

8月24日,山东寿光的100多只羊在食用大葱叶后死亡,当地卫生检疫站在养殖户从冷库捡来的喂羊大葱叶中发现了禁用农药成分甲拌磷。昨天寿光市相关部门通报称,这批问题大葱来自于沈阳市于洪区光辉街道办事处解放村,公安部门已经成立专案组将犯罪嫌疑人孟某抓获。昨天上午,寿光市组织有关部门对已被封存的5.2万斤大葱进行了无害化销毁。

寿光通报“问题大葱”:

5.2万斤大葱无害化销毁

昨天,寿光市发布了关于截获沈阳问题大葱的情况通报。

通报称,8月24日寿光市公安部门先后接到群众举报,称部分冷库外的大葱废叶含有毒成分。接到报警后,公安部门迅速进行了现场取证、抽样检测,并对截获的大葱来源展开追查。同时,寿光市第一时间成立由市长任组长、分管副市长任副组长的应急处置工作小组,对相关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并及时将有关情况上报至上级有关部门。

经调查,确认问题大葱由寿光市批发葱商董某从沈阳市于洪区光辉街道办事处解放村购进,总量5.2万斤。8月23日,大葱贮存业主对大葱进行去根、去烂叶初加工后贮存于冷库中。对此,公安部门立即成立专案组,当天赶赴沈阳市种植地进行追根溯源。8月24日,市场监管部门对涉案的5.2万斤问题大葱全部进行了封存。8月27日,专案组将犯罪嫌疑人孟某抓获,并于28日凌晨押解回寿光,现羁押于寿光市看守所。

从抽检结果看,该批次大葱含有国家蔬菜禁用农药甲拌磷。事件发生当天即8月24日,寿光市组织有关部门,对问题葱叶全部进行了收集销毁。8月25日,对未流入市场,只是在寿光初加工、贮存的外地大葱进行了全面排查、抽检,没有再发现农残超标问题。8月31日上午,对封存的问题大葱集中进行了无害化销毁。目前,对相关人员的行政处罚也在依法依规进行。

通报称,寿光是全国的蔬菜之乡,对于进入寿光市场或超市的外地菜,都做到了逐批抽检。下一步,对进入寿光境内未流入市场、只进行初加工、贮存的外来菜,寿光市将加强抽样监测力度,确保农产品质量安全不出任何问题。

两百多亩涉事葱田

展开作物土壤取样

根据寿光市的通报,事发后寿光市市场监管部门向沈阳市于洪区农业部门发送了协查函。

沈阳于洪区光辉街道办事处一位邢姓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昨天已经在问题大葱的产地解放村进行调查。

这位负责人说,问题大葱来自解放村一片200亩左右的旱地,这里的大葱已经基本收完。

据他透露,昨天和他一起来到解放村的还有于洪区农委的工作人员,“我们是昨天(8月30日)知道这个情况的,立马就从市一级到区里布置任务,农委的工作人员昨天取了这片田里的葱的样本,今天取的是土壤样本。”他表示,样本会递交给沈阳市农委总站,“送过去进行检测,看是什么结果。”

嫌犯承认用违禁药

沈阳多部门已介入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已经被山东警方羁押的种植户孟某并非沈阳人,而是来自辽宁省新民市张家屯乡哈太堡子村。

根据孟某向山东警方的交代,他在沈阳市于洪区光辉街道办事处解放村承包200余亩土地种植大葱,8月初向大葱喷洒了甲拌磷农药。

“他和儿子、侄子三个人承包了这片地,专门种葱销往外地。”光辉街道办事处的负责人说,根据他们了解的情况,这家种植户大约从半月前开始“起葱”运往外地。这位负责人说,孟某承包的这200多亩地。目前,沈阳公安、工商以及农委等多部门也已介入调查此事。

甲拌磷属禁用限卖

当地排查农药残留

甲拌磷作为一种高毒农药,早在2002年农业部便已公告禁止在蔬菜、果树、茶叶、中药材上使用。而根据辽宁省相关规定,非定点单位禁止经营包括甲拌磷在内的高毒农药,高毒农药定点经营单位在销售高毒农药时,应认真核实购买人身份证或户口本,根据需要限量出售并详细记录销售时间、购买人姓名和住址、购买数量、应用作物名称、购买人联系电话、身份证号码等信息。不过,有种植户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当地的种子农资批发市场,购买甲拌磷并不需要登记身份证等个人信息。

“相对而言,假设这些大葱流入市场,被人买来吃到还要好几天,就相当于给农药一个降解的时间,而且在烹饪过程中,农药会降解很多。”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表示,虽然人吃农药超标大葱而中毒的情况并不容易发生,但是违禁高毒农药残留的健康风险,一样不容忽视。“甲拌磷属于高毒农药,有导致血胆碱酯酶活性降低及损伤神经系统的健康风险。”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针对发往山东的大葱被检出违禁农药一事,沈阳市于洪区相关部门已经展开部署,近期对当地其他大葱种植户的葱田及大葱,进行农药残留方面的排查。

在山东寿光养了10年羊的王春芝怎么想不到,自己家的羊会被1000多公里外沈阳农田里长出的大葱害死。

8月24日一早,她和爱人发现自家的羊出现抽搐、口吐白沫的症状,虽然立即采取了抢救措施,最后还是有80只羊死了。随后,寿光市卫生检疫站工作人员在他们喂羊的大葱叶中发现了甲拌磷、毒死蜱等剧毒农药成分。

这批大葱叶是附近一座预冷库扔掉的废叶。大葱在这里经过处理后,会被运往全国各地。这批大葱来源指向了沈阳一个种植户,目前一名涉事人员已经被警方带走调查。

涉事大葱种植户所在的街道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涉事农户是外来者,在当地承包了200多亩地种植大葱,年产量超过100万斤,今年收获的大葱都已经收割运走了。他表示,此次在涉嫌导致寿光百余只羊死亡的大葱可能是今年最后一批运走的。

几个小时死了百余只羊

“养了一辈子羊,头一回遇到这样的事儿,看着它们一只只倒在地上,真的是太心疼了,有眼泪也只能往肚子里咽。”王春芝说。

10年前,43岁的王春芝和爱人刘太原靠着早些年搞蔬菜运输赚来的钱,在村子里自家的土地上盖起了养羊场。收入好的时候,一年可以有25万元的毛收入,日子还算富足。但是一场猝不及防的意外,让夫妻俩多年积累下来的家业几乎毁于一旦。

24日一早7点多,王春芝给羊圈的槽子里装满了大葱叶子。上午9点多,王春芝和爱人突然发现家里许多羊出现了抽搐、口吐白沫的情况,经验告诉他们羊应该是吃了有毒的东西。他们跑到寿光的兽医店买来了解毒药,叫上周围的亲戚朋友给羊打针,对羊进行抢救。“有的羊,还没来得及给药,就死了,当时心里难受极了。”到了中午,死掉的羊有80只。

一段当天下午1点多拍摄于王女士家的视频显示,多只死去的羊躺在羊圈里,在一只羊的嘴上和它倒下的位置,还可以看到白沫的痕迹。有的羊身上有红色的标记,拍摄者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个标记表示羊已经打了药。

“我们家一共养了298只羊,这次一共死了80只,但都是最好的种羊和怀孕的母羊,它们吃的多,所以中毒也最厉害。”刘太原说,“当时一家人忙着给羊打针,好几只种羊都是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就这么死了心里真难受。”

除了王春芝家,24日上午,寿光另一户刘姓养羊户家也死亡了47只羊,羊临死前出现的症状与王春芝家的羊几乎一样。

养羊户曾收集大葱废叶喂羊

王春芝家的不远处,有几座预冷库。寿光被称为中国的蔬菜之乡,很多运来的蔬菜会在这里进行加工,而预冷库用来对加工好的蔬菜进行降温处理,之后这些蔬菜才能进行长途运输销往全国各地。

从养羊开始,王春芝和爱人就经常去这些预冷库收集大葱叶,用来喂羊,“大葱是比较‘辣’的植物,羊吃了之后身体好,不容易得病。”

在寿光当地有许多收购大葱的菜贩,他们收购的大葱大多产自山东本地,但也有一部分是外地运来的。外地送来的大葱在进入预冷库前,首先会将最外面的叶子剥掉,然后捆成捆,再用机器将大葱的顶端切齐。

被另一户刘姓养羊户家捡走的,就是被剥掉的最外面一层的葱叶子,而王春芝捡来的大葱叶,是被切除扔掉的葱叶顶端。这两类葱叶子都属于运往销售地前被舍弃的废叶。

“每年5月份到第二年的2月份,我都会给羊喂大葱叶子,掺着买来的草料或洋葱一起喂,这样可以在饲料这块省下很大一部分成本。这两年羊肉价格不好,很多养羊户都不干了,我就是靠着这个大葱叶子才维持下来的。”王春芝说。

“24日早晨,我们给羊喂的就是前一天晚上我从预冷库门口拉回来的大葱叶。当时拉了一车,早晨7点我给羊喂了这些葱叶,两个小时之后就出现了问题。”刘太原告诉记者。

喂羊大葱废叶中含有禁用农药

王春芝说:“羊出现中毒症状的时候只顾着抢救了,到中午才想起来报警。”

24日中午,寿光工业区派出所的民警接警后赶到了王春芝家。紧接着,寿光当地卫生检疫站的工作人员也来到了现场。他们对死羊进行了统计,并当场对部分死羊进行解剖,带走了死羊的血液、肝脏、胃等多个样本,同时还带走了羊在死亡前吃过的大葱叶子。

随后,工作人员对死去的羊进行了清点并进行了无害化处理,而被王春芝和爱人拉回家里喂羊的那些大葱叶,也全部进行了焚烧处理。

据寿光工业区派出所的工作人员介绍,接警后,他们便联系了寿光卫生检疫站、卫计局等单位,并对养羊户做了笔录,随后相关执法单位前往预冷库封存了部分批次的大葱。寿光卫生检疫站的工作人员表示,确实存在羊中毒的情况,但是具体的中毒原因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记者从当地24日发给各村村支书的一份通报中看到,造成羊中毒的这批大葱是寿光田柳镇一个大葱收购商从沈阳购进的,一共有5.2万斤,加工处理下来的葱叶毒死了120多只羊。经过检测,含有甲拌磷、毒死蜱等农药,潍坊当地主要领导已经督办此事。

甲拌磷是一种高毒农药,早在2002年农业部便做出公告,禁止在蔬菜、果树、茶叶、中药材上使用甲拌磷。2013年农业部再次发布公告,自2016年12月31日起,禁止农药毒死蜱在蔬菜上使用。

一名沈阳种植户已被警方抓获

8月24日,山东寿光的100多只羊突然中毒死亡,当地卫生检疫站在养殖户从预冷库捡来的喂羊大葱叶中发现了甲拌磷、毒死蜱等剧毒农药成分,而这批大葱来自辽宁沈阳的一个种植户。30日,北青报记者从沈阳市于洪区了解到,当地农村经济委员会已前往涉嫌导致山东寿光100多头羊死亡的大葱种植地调查。两天来,工作人员在涉事大葱地上提取了土壤和大葱样品。

涉事大葱种植户所在的街道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涉事农户是外来者,在当地承包了200多亩地种植大葱,年产量超过100万斤,今年收获的大葱都已经收割运走了。他表示,此次在涉嫌导致寿光百余只羊死亡的大葱可能是今年最后一批运走的。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告诉记者,甲拌磷和毒死蜱作为被禁止在蔬菜上使用的农药,按理说是不应该在大葱里被检测出来的。

8月30日,记者从沈阳警方了解到:近日,因山东疑似出现来自沈阳的“毒大葱”一事,当地抓获了一名涉事的大葱种植户。工作人员介绍:“这名种植户是外地来的,承包了几百亩葱地。我们只是协助抓捕,具体案件的进展情况还不清楚。”

王春芝告诉北青报记者,死去的这一批羊中大多数都是种羊和母羊,不少母羊正在哺乳期或者已经怀上了小羊。现在出了这种事儿,很多刚生下来不久的小羊都没有办法哺乳了。据她初步统计,家里的损失在15万元左右。

“这批大葱加工预冷后,就会被运输出去。如果人吃了这样的大葱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如果说我们家的羊为人挡了这一批葱,可能也算是一种安慰。”王春芝说。